主页 > S时生活 >Ways of Seeing:威尼斯台湾馆郑淑丽:想行动就变 >

Ways of Seeing:威尼斯台湾馆郑淑丽:想行动就变

2020-06-09 07:10

Ways of Seeing:威尼斯台湾馆郑淑丽:想行动就变郑淑丽在威尼斯的旧监狱普里奇欧尼宫接受本报专访,此处从一九九五年起就是双年展台湾馆所在地。(曾晓玲摄)Ways of Seeing:威尼斯台湾馆郑淑丽:想行动就变展室B、C:放置在地上的屏幕播放十部4K影片,是「Casanova X」(图)与其他角色的故事和讨论法制、历史、新闻等对话。(郑淑丽与2019威尼斯双年展台湾馆提供)Ways of Seeing:威尼斯台湾馆郑淑丽:想行动就变展室A:参考环形监狱建筑模式,中间塔楼功能由监视变为投射,全球观众亦可寄送影片参与其中。(郑淑丽与2019威尼斯双年展台湾馆提供)Ways of Seeing:威尼斯台湾馆郑淑丽:想行动就变展室D:监控系统的控制室,亦意指《花花公子》创刊人Hugh Hefner豪宅裏的控制室,他称豪宅为欢乐宫(pleasure palace),艺术家以此探讨监控与欲望的关係。(郑淑丽与2019威尼斯双年展台湾馆提供)Ways of Seeing:威尼斯台湾馆郑淑丽:想行动就变Ways of Seeing:威尼斯台湾馆郑淑丽:想行动就变Ways of Seeing:威尼斯台湾馆郑淑丽:想行动就变Ways of Seeing:威尼斯台湾馆郑淑丽:想行动就变如果在艺术,一个外人(2)

晴朗的威尼斯,着名打卡位圣马可广场裏外满是游客,在海边往威尼斯双年展主场馆方向走,没两步就会踏上更挤迫的一座桥,人人企定在拍照——将镜头向着位置有点隐密的热门景点「叹息桥」。

桥的另一头建筑门前悬着巨大一幅粉红色海报,宣传台湾馆「郑淑丽《3×3×6》」展览。

沿狭窄石梯而上,转角,步入展厅,随即被浓重的漆黑包围,彷彿呼吸都骤然变得浓滞。

你已是监狱囚徒

展览所在地是普里奇欧尼宫(Palazzo delle Prigioni),自十六世纪中到一九二二年是威尼斯的中央监狱,叹息桥将它与总督宫(Palazzo Ducale)连接起来,昔日犯人会从总督宫的法庭经这条桥到监狱,所谓「叹息」源自于此。听说情侣在叹息桥下的贡多拉(游客观光船)亲吻,会得到永恆爱情,这个讽刺的传说有趣地呼应着今届台湾馆的作品。

从拾级而上那一刻起,展方早放置告示通知观众,你已是这座监狱的「囚徒」:梯间3D扫描摄影机收集观众身影,扭曲变形后投射在一进展场所见的十个长幕,它们团团围住一部巨大的圆柱形机器,影像由柱上高高低低的十部投影机缓缓绕圈释出。策展人Paul B. Preciado解释:「《3×3×6》这个标题的来源是今日西方监禁『性罪犯』和『恐怖分子』监狱体系的标準化建筑结构:每个标準牢房有3×3平方米,没有窗户,被六个摄影机每天二十四小时监控。」今日世界,科技令监控更无孔不入,日常生活的真象透过真实的监狱描绘于眼前,叫人怵目惊心。

因性或性别陷狱

混在影像当中,还有十个因性或性别问题陷狱的角色,他们各有原型根据,来自十八世纪至当代社会的案例,由演员扮演,「Casanova X」原型是曾囚于总督宫监狱的风流才子Giacomo Casanova,他在一七五五年被捕,翌年越狱,郑淑丽曾查考其罪名,「有说他跟某某的女儿有关係,有说是教会要把他关起来,他在自传裏也提过不知为何被关,其实这是很典型的例子」。而她留意到的,是Casanova提倡用保险套,与当时教会的立场相反,犹如倡导安全性行为的先行者。为了摆脱此人在西方世界被塑造的花花公子刻板形象,她找了台湾表演者魏道扬演出这个角色,给他一张亚洲脸孔,另作命名。十人之中,还有影射傅柯(Michel Foucault)被指曾在波兰遭警方调查同性恋行为而生的「傅柯 X」、以及二○一六年在社交媒体发布淫秽文章获利而被判囚四年的中国女孩「L X」,事实上去年内地就有写BL(Boys' Love)小说的女作家被重判囚禁十年半。

作品响亮国际

监控与体制、性与性别、科技与媒体,贯彻郑淑丽以往的创作主题,与场地作为台湾馆及威尼斯旧监狱的特色亦显得如斯贴合。台湾自一九九五年以「国家馆」身分参与威尼斯双年展,后来因中国官方向双年展大会施压,自二○○三年起改为平行展,亦即与香港、澳门「同级」,虽然今时今日各个「国家馆」已没以往强调参展艺术家的身分及创作如何与所代表的地方扣连,但「代表」的意义,在国际舞台上处处受压的台湾明显仍十分重视。台北市立美术馆在网页上明言,「因为台湾在现实存在的独特性,使得台湾馆多年来在艺坛变成对台湾主体性巨大的想像标的。因其特殊重要性,北美馆对于本项展览的各项程序无不谨慎因应,希望能在威尼斯有最佳呈现」。

与香港由主办机构选策展人,再推介参展艺术家有些不同,台湾现行的做法是由提名委员会推荐单一艺术家,然后与艺术家商讨邀请谁作为策展人。郑淑丽带记者探进普里奇欧尼宫另一个房间,在专访中谈到对「代表台湾」的感受。「这是非常大的光荣,尤其考虑到我这幺多年都不在台湾;而且我老是觉得有点遗憾,到现在没有一个作品真的是从台湾启发的。以前有些台湾策展人找我,参加海外的台湾艺术家展,我很多时候也拒绝了,觉得不应该去夺取台湾艺术家的机会。」不过继谢德庆之后,台湾再选上具国际地位的艺术家,其作品命题亦与世界关注的政府监控、#MeToo议题等息息相关,在机场、码头处处可见大卖展览广告,显示台湾极希望把握每次在国际登场的机会,行响亮一着。

非自己身分作起点

是不是有意创作与政治很贴近的作品?郑淑丽说「我的艺术绝对是跟生活息息相关」,不过「并不是说我觉得应该去做什幺,而是也许刚好有不同的机会可以接触到不同的题材」。对于思考时代需要怎样的作品,她认为「我觉得这不是艺术家的责任,艺术家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源,也没可能说我今天觉得社会走到什幺阶段,可以提供怎幺样的艺术。我想任何一个艺术家一定有自我成长的过程,在这过程裏面发展自己的作品」。

去年台湾国际纪录片影展中,郑淑丽与天安门事件有关的作品Making News Making History - Live from Tiananmen Square首次在亚洲展出。成长于台湾戒严时代、毕业于台大历史学系的她,一九八九年时人已在纽约,「我在纽约的时候,陈凯歌、艾未未都在那儿。华侨都在街上响应、抗议,大家都急着说应该回去支持学生」。因为她已持有美国护照,容易以游客身分到北京,于是由陈凯歌借她一部V8录影机,到天安门去拍学生。作品是五个频道的装置,既有CNN直播片段,也有内地新闻播出由广场监视器录得的画面,显示在各种利益牵扯下的媒体报道乱象。记者在《3×3×6》展场问起六四,她说:「那时真的没有想到,现在回想天安门整个监视的体制,镜头架得很高,摄录系统蛮大型的。」作品此后数度在美国展出,虽说今次展览也以监控为主题,但她形容到北京在其艺术发展历程上是「一个意外」,「我的第一个装置作品是『综艺洗衣机』(Color Schemes,1989)」,探讨美国多元社会表面之下的种族及性别议题。

跟香港的谢淑妮一样,郑淑丽同样被宣传为「台湾馆推举单一艺术家参展以来首位女性艺术家」,「我当然是非常不喜欢被标籤了」,她笑言自己身兼三个少数族群的身分,「又是有色人种,又是女性,又是queer」,即使没有列明这些,也会被贴「亚洲艺术家」、「台湾艺术家」的标籤,「虽然我的作品绝对跟我是什幺种族有关,跟我是女性、queer都有关连,但我从来没有自传性的作品,不会从自己本身的身分作为起点」。

反定型 反监控

走进另外两个房间,一众角色在十部影片出场、相遇,交叉组成不同的故事和对话,反思性与性别在社会及体制下如何被定型、监控,最后一间房揭示在背后控制一切的硬件及程式。作为网络艺术的先驱,一般人可能想像她生活上会尽用崭新科技,但她却说在二○○七年Sundance Film Festival受委託创作《MobiOpera》获Nokia赞助六部手机,展览完结后一部部地用,直至近两三年则改用朋友不要的电话,今次布展「工作人员都笑我,每次测试都借手机。这是我自己本身拒绝在消费的一个状态」。然而这个特点,亦体现了她强调集体创作的理念,既将她与所代表的台湾连结起来,同时与世界接轨。

架设展览的监控系统由她主理,但一人不能成事,团队名单中有台湾大同大学机械工程学系协助,作品的研究谘询对象包括行政院数位政委唐凤。技术层面见到台湾人的身影,而展览内容就如艺术家所说,并非以自我身分出发,甚至向全球呼吁大众参与反抗行动,hack入监控系统。第一个展览室的柱状投影装置参照环形监狱(panopticon)结构:塔楼在圆心,定时射出循环迴转的灯光,监控围绕着它的每间牢房,但郑淑丽设下的系统是倒过来,「塔是投影器,有能力去投射不同的影像,而不是去监视。被投射出来的人,代表他们被听到、被看到」,入场观众也是被看到的人,「而且我们用软件把影像改变,这样人们就不会被监视到了,可视为软件(对系统)的入侵」。影像还有一个来源,是她广招全世界透过手机程式(3x3x6.com/app)上载自己的跳舞短片,声援因在Instagram发布跳舞片而被捕的伊朗女生Maedeh Hojabri,如此展览影像天天不同,「看到送进来的影片很感动,我觉得很多人送上影片,是一种I participated的感觉」。

Activist跟artist的分别是什幺?郑淑丽笑得开怀,不少人都说这位艺术家看起来比较cool,一开口却和蔼温暖:「也许我比较相信行动,不相信艺术吧。我想每一个作品都在做一个行动,当然最终採用了艺术的形式,也只能借用在不同的美术馆、机构展览的机会发挥影响力。我没有太质疑是行动还是艺术,我会说我就是想行动,那就变成一个艺术了。」

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平行展台湾馆《3×3×6》

日期:至11月24日

场地:Palazzo delle Prigioni, Venice, Italy(叹息桥旁)

(威尼斯双年展系列:台湾)文 // 曾晓玲

图 // 郑淑丽与2019威尼斯双年展台湾馆提供、曾晓玲

编辑 // 林晓慧

fb﹕http://www.facebook.com/SundayMingpao

当前阅读:Ways of Seeing:威尼斯台湾馆郑淑丽:想行动就变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热点资讯

时尚图库

猜你喜欢

历史资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