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S时生活 >在香港,电子、移动支付发展落后,谁倒霉? >

在香港,电子、移动支付发展落后,谁倒霉?

2020-06-27 07:49

在香港,电子、移动支付发展落后,谁倒霉? 在内地工作将近五年,我已经成为支付宝的超级用户 (钻石会员,活跃度全球排名二万以内)。日常消费,不论线上或线下,都不大需要现金或信用卡。去年十月,香港青年联会常务副主席吴杰庄在《人民日报》撰文说,香港的八达通曾经是领先的电子支付模式,但今天已经远远落后于内地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。文章引起了广泛的讨论。

我不知道吴杰庄怎幺定义“落后”,但从用户角度出发,支付宝、微信支付等,肯定比八达通“方便”。这种方便,正是商业创新的重要基础。

比如,最近国内有个名叫“分答”的线上问答服务,非常火。 玩法是这样的:在微信关注“分答”的服务号,再按个人喜好,比如科技、体育、医学、娱乐八卦等,寻找相应的专家 (或者名人、KOL等),向其发问,每条问题支付几十到几千元不等,专家再用语音回答,限时一分钟。中国首富、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之子 – 王思聪在“分答”上回答了32个问题,一星期内超过60万人收听,入账24万元。

“分答”的好玩之处,是所有问题都是公开的,其它用户可以支付1元“偷听”答案,然后发问者和回答者可以平分收益,即每人拿0.5元。换言之,如果你的问题能吸引大量用户“偷听”,不但可以把发问的费用赚回来,还能赚个盘满鉢满。如果你觉得自已是某个领域的专家,也随时可以接受提问。

在香港,电子、移动支付发展落后,谁倒霉?

 “分答”始创人姬十三把这种模式称作“知识零售”,真是恰到好处。“分答”上线没多久,内地规模最大的知识分享社区 – “知乎”马上推出类似服务,名叫“值乎”。以前,旅游达人可以写博客、化妆达人可以拍Youtube短片吸引受众关注,但要赚取收益,往往要靠广告值入,或者商品导购才行。现在,这些KOL (Key Opinion Leader) 可以直接通过内容 (信息、知识) 获利。这背后有两个重要推动因素:

    有效的内容分销网络 (content distribution network) – 微信全国用户超过5.7亿人,规模庞大,效率极高便捷的支付方式 – 内地用户早已养成微信支付的习惯了。事实证明,用户对有价值的内容,是愿意付费的,关键是付费门槛要非常非常低;即使香港有像Facebook这样的内容分销网络,很难想像用户会刷信用卡去购买内容,因为操作太麻烦了

如果用户愿意付1元去购买1分钟的语音内容,并养成习惯,他们是否愿意支付更多的费用,购买更丰富的内容?

内地资深媒体人罗振宇去年11月推出“得到”app,定位是知识服务商,每天人工精选6段不同领域的知识,以语音方式呈现,每段3-6分钟,让用户在碎片时间收听。App也提供书本推介等内容。最近,“得到”邀请了几位KOL,包括着名商业记者李翔、作家和菜头等,提供多个付费内容产品,年费199元,在app内可通过支付宝及微信支付购买。

以李翔的“李翔商业内参”为例,每周推送6篇文章,内含十多段精选的商业新闻的择要和个人点评。今天app显示,上线一周左右,订阅人数已经超过4万人,产生收入近800万元,可谓非常成功。

在香港,电子、移动支付发展落后,谁倒霉?

这种成功,除了“得到”团队的营销能力,以及KOL本身的个人魅力以外,我认为支付工具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最近,我的老东家“壹週刊”裁员,苹果日报也不是特别好过,间或还在Facebook看到新闻系的旧同学吐糟记者薪水低,待遇差。看到这些消息,我特别心痛。独立分析员Ben Thomson指出,相对于内容生产 (content creation) 以及内容发现 (content discovery,比如Google、Facebook等),传统媒体、出版商投入大量资源在印刷机、运送报纸的货车等,担当内容传递 (content delivery)的角色,在今时今日的互联网年代,价值非常低。 但内容生产者的价值,是无法被取代的,关键是变现方式需要创新。

编採团队是不是可以不再依附于大型机构,独立运作,在Facebook等平台上直接出售付费内容?以内地的案例来看,这是完全有可能的,但香港的电子、移动支付相对“落后”,是一度无形的阻力,会拖累商业模式的转型和演化。

受影响的,绝对不只是电子商务、媒体行业。最惨是你永远不知道错过了什幺。

当前阅读:在香港,电子、移动支付发展落后,谁倒霉?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热点资讯

时尚图库

猜你喜欢

历史资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