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生活美食 >悲伤不再是忘不了的恸,而是记忆里的光──郭强生《何不认真来悲 >

悲伤不再是忘不了的恸,而是记忆里的光──郭强生《何不认真来悲

2020-07-10 00:30

悲伤不再是忘不了的恸,而是记忆里的光──郭强生《何不认真来悲

台上两人以和声方式唱起民歌〈梦田〉的时候,台下的观众拍起了手。唱歌的人或听歌的人都可能有过这种经验,那是一种「自己欣赏的民歌手唱出自己欣赏的歌」时的愉悦;奇妙的是,这回这件事没发生在演唱会,而在新书发表会场。

唱歌的人,是作家郭强生。

2015 年底,郭强生出版最新散文作品《何不认真来悲伤》。

郭强生台大外文戏毕业、专研英美文学及戏剧,以往的作品多为小说及文学评论,散文较少,像这本如此贴近自己真实内里、充满私己色彩的散文更少。「这是一本原来不在创作计划内的书。」郭强生道,「但在生命出现重大转折时,要靠写作让自己撑过来。」

2003 年,郭强生母殁隔年,尔雅书店负责人,同时也是诗人的隐地邀他参加「作家日记」计划──这个计划每年请一位作家写日记,隔年集结出版──郭强生答应参加,在书写过程当中,重新面对母亲逝去一事以及自己的心情。母亲走后的几年,哥哥也无预警地离世,家里忽然剩下郭强生与高龄九十、有点难以沟通的父亲。「我在成长过程中遇到的困难,一向经由文学作品获得力量;」郭强生解释,「但单身男性照顾父亲的状况似乎没有人写过,所以我必须自己写。」

《人间副刊》的「三少四壮集」邀稿时,郭强生决定写下自己这几年接连面临现实变故的心境变化,「我认为文学必须呈现灵魂与现实搏斗的真相。这本书是我凝视自身哀伤的纪录;」郭强生坦承,「每回写这个专栏,我都得花上五个小时,整理情绪、思索下笔。」

直接面对私我生命的态度,让专栏文字产生了强大的力量。「那时每次看专栏都很紧张啊,」隐地回忆,「每回读了就想打电话给郭强生,说你写这样太坦白了会不会不好啊?但后来都变成打给席慕蓉,两个人一起替他担心。」

专栏文章集结成书之前,郭强生用了大约两个月的时间重新整理,希望这本书不仅仅原来在报上刊载的散篇连缀成册,而能拥有自己独立完整的生命。「写作这本书的这段时间以来,获得很多人的帮助,」郭强生诚恳地道,「所以今天不只是新书发表会,更是交流、感恩和分享的聚会。」

郭强生并不是在讲场面话。除了文学界的友人之外,郭强生求学阶段的老师、同学,都出现在新书发表会,老师们还上台讲了一些郭强生学生时期的趣事。郭强生在老朋友的吉他伴奏下,先唱了据说是当年父亲追求母亲时唱的〈绿岛小夜曲〉,再衬着吉他的拨弦声,朗读了一段收录在书中的文字,关于父母亲的年轻时代,字里行间出现了后来成为文学大家的王文兴、还没以「琼瑶」这个笔名为大家所熟知的陈喆,甚至还有成为琼瑶处女作《窗外》当中男主角康南的原型人物──这个角色的原型就是郭强生因师生恋而被解雇的大舅,当时高二的陈喆,常偷偷带着正在写的稿子来找他,她写一段,他改一段。「前后仅那四五年,属于我父母的那场青春,就随着父亲出国而结束了。王文兴老师即将赴美留学前,还特别回来这里辞行。而随着陈喆成为了琼瑶,大舅酗酒潦倒过世,这段栖惨甚于凄美的往事也不堪再提。」郭强生用充满感情的声音读着,有人悄悄流下泪来。

当前阅读:悲伤不再是忘不了的恸,而是记忆里的光──郭强生《何不认真来悲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热点资讯

时尚图库

猜你喜欢

历史资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