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S时生活 >悲伤不痛!检视失去才能好好疗伤 >

悲伤不痛!检视失去才能好好疗伤

2020-07-10 00:30

悲伤不痛!检视失去才能好好疗伤


作者/肯尼斯J.多卡 文章出处/摘录自时报出版《面对失去,好好悲伤》


有句亚洲谚语说:「我们都是人类,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些相似,但也是不一样的独立个体。」 当我们检视悲伤的历程,就知道这句话还蛮有道理的。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重大的失落,比方在失去所爱之人、重要的工作,或是珍贵的财物时,都会感到悲伤;有些人的悲伤反应可能很类似,它遵循特定的过程、途径和风格。但你的悲伤绝对是独一无二的,就像你的指纹一样具有独特性。

当你试着要了解并釐清自己对失落的反应时,你需要问自己一些问题。


Q1:我对这项失落的依赖有多深?


你对失去的人事物有多依赖,也会影响你悲伤的依恋心理。


依赖不一定是指实质的物品或金钱,也可能是情绪层面。我们所爱之人经常使我们觉得受重视,他们能慧眼独具地看出我们的特质。在他们身边我们会觉得很安全,可以做自己,因为他们全然了解我们。当我们失去他们时,不论是因为过世、分开或离婚,我们仍然会有这些需求,只不过可能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加以满足。


当然,年龄也会影响失落感的轻重程度。例如,失怙或失恃的幼子可能无法完全了解死亡的概念,但是当主要的照顾者过世时,他们的日常活动会出现剧烈的变化,进而严重影响他们的生活。青少年可能发现,他们的悲伤因为刚萌生的独立、寻求身分认同,以及渴望亲密关係而变得複杂。失怙或失恃的成人则可能发现,他们失去了重要的支持、知己、徵询意见者或者朋友。例如,琳达就非常需要她母亲提供的建议,不论是关于下厨,或是处理她孩子的问题。


在九个月大、完全得仰赖双亲时失去父亲或母亲,跟在九岁或是二十岁可以独立时失去父亲或母亲,所产生的冲击是不一样的;你和某个人相处的时间愈多,对这个人的爱愈多,悲伤也会愈强烈。


Q2:这个噩耗是突如其来,还是在预料之中?


有时这是很难回答的问题。即使某人已罹患重病多时,当死神真的降临时,我们仍可能难以接受。


只是有时猝逝也不会被视为出乎意料之外,而是其来有自。例如,安的儿子菲利浦因为使用药物过量而死亡。他对抗用药成瘾症已有好长一段时间,当警察告诉她,菲利浦已死亡时,她早就料到这件事总有天会发生。


但整体而言,顿失亲人泰半令人意外和震惊,让你深刻感受到还有未竟的事务,像是有一些该说而未说的话、一直想做而未做的事,或是后悔曾说了或做了些什幺。也可能会让你经常苦恼假设性的事情,不断揣想「如果….会怎幺样」,像是「如果她没有搭那辆车呢?」、「如果我们那晚没有出去呢?」。


如果你目睹惨痛的意外事故,可能会产生创伤后压力症候群(PTSD),症状包括反覆出现挥之不去和令人不安的回忆、恶梦,或是情境再现。这时应该要由心理健康专业人员来评估和治疗。即使你没有亲眼目睹这个事件,也可能会被你想像中的影像和幻想所困扰。


此外,不论是意外、自杀或谋杀,每一种程度强烈的失落都有独特的複杂因素,其中可能夹杂着内疚、愤怒和自责,也可能有法律的纠葛,如警方调查、刑事案件,或是漫长且结果令人不满的民事诉讼,也会让悲伤时更心力交瘁。


久病之后的预期死亡也令人陷入两难的抉择。随着病情加重,我们会发现自己因为长期照护的压力而喘不过来,一方面希望这种情况结束,一方面又希望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,期待病人会康复。当死亡真的来临时,我们可能是如释重负,而这也可能让人产生内疚和困惑。


有些因素也会使我们与逝者的关係更加複杂。人们可能因为疾病使得容貌改变或变得形销骨立,让别人望之生畏,不敢靠近,这会增加矛盾和複杂的悲伤。像是彼得因肝癌而濒死之际,他发黄又憔悴的外表吓坏了6岁的儿子汤米,汤米不敢拥抱或碰触父亲。现在汤米已10几岁了,但惊恐感受仍记忆犹新。


最后,在长期卧病期间,我们可能还必须做出合乎道德的决定,如继续治疗、施打营养针,还是要放弃治疗。日后当我们重新审视这些决定时,或许都会使悲伤更五味杂陈。


有些失落则可能并不明确,也就是我们无法确定到底发生了什幺事,甚至也不确定某人是生是死。像在911恐攻事件中,有些人是顾问,经常到双子星大楼洽公,他们的配偶不确定他们当天是否在那,只知道他们永远不会再回来了。


有些失落则不具备所谓的「正当性」,不被他人所认可,未被公开承认、或获得社会支持。例如,或许没有什幺朋友可以让我们倾吐失去婚外情伴侣的心情。另外像是自杀或是被谋杀身亡等带来的失落,可能令人觉得羞于对外寻求支持,又或是别人不愿对面临这种情况的我们伸出援手。失落能否受到认可,一定会影响你的悲伤。


悲伤不痛!检视失去才能好好疗伤


当前阅读:悲伤不痛!检视失去才能好好疗伤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热点资讯

时尚图库

猜你喜欢

历史资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