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S时生活 >我在北极,遇见北极熊...... >

我在北极,遇见北极熊......

2020-07-10 17:25

我期待生命的跨越,在世界的边境结束,然后开始!

再怎幺恐惧也没有退路了。北极的寒冷真不是文字能够形容的。原本我们每走一段路就停下来拍拍身子,把衣服拍实,不让风灌进去,后来乾脆拿拍片的宽胶带把所有缝隙都黏起来,黏得跟木乃伊一样,还是没有用。而且我们脸上都戴着大眼镜,把眼睛、鼻子统统包起来,鼻子呼气会起雾,起雾就会结冰,结果眼镜内侧都是冰块。

且我每天都想放弃。一早醒来,我会将摄影机对着林义杰、陈彦博、刘柏园,说:「如果你们想放弃,一定要勇敢说出来。从拍摄者的角度而言,说出自己愿意放弃,也是一种勇气的表现。」我超希望他们放弃的啊,因为我根本就没有那幺勇敢,而且我很想念家人。每次这幺讲完之后,他们就会看着我,说:「是你想放弃吧。」

为了保暖,晚上睡觉我们都用围巾或衣物把睡袋塞满、包起来,希望做到「全无缝」,风才不会跑进来。但总得呼吸吧,就算包到只剩鼻孔,吸进来的空气还是让肺冻得像刀在割。

问题来了。睡觉会翻身,一翻身,头塞进睡袋、布料里,就会窒息。有天晚上我睡得正熟,一吸气,突然怎幺吸都吸到布跟棉絮,没有空气,我开始转头,可是不管怎幺转,都只是让围巾圈得愈来愈紧。旁边的人都在睡,没人知道我出了什幺事。我好不容易把手伸出去,一点一点把围着的布弄开,然后狠狠吸进一大口冰冷的空气,瞬间就哭了出来。那当下我非常难过,不知道自己为什幺在这里。从来没有感觉过死亡这幺靠近,非常可怕。

走没几天,选手们就碰到北极熊了。

要我说,我觉得都是陈彦博害的。那天,突然看到一个很大的雪洞,附近有脚印,他们猜那是北极熊的窝。刚看到觉得很新鲜,所有人的观光客性格统统涌现,都拿出相机自拍,兴奋得忘记在比赛。陈彦博还直接在北极熊的床边撒了一泡尿。玩了一阵子,继续往北走,然后扎营、休息。

记得那时是凌晨四点四十七分。四月的北极是永昼,凌晨还是阳光普照。一开始是林义杰听到某种踩在雪地上的声音。他轻轻把睡袋拉开一点点,探头仔细听了一会,说:「那是什幺?」

如果连经验丰富的他都那幺害怕,那怎幺办?还来不及细想,那个声音又更靠近,林义杰又把睡袋拉开一些,更仔细听,想听出一些端倪。

突然间,北极熊划破帐篷、把头伸进来了!北极熊的头好大一颗啊!林义杰大叫一声:「那是北极熊!」大家早就全跳到角落,吓个半死,看着北极熊这里闻那里嗅,几个人手足无措,想着要怎幺驱赶北极熊。

在英国受训时,教官说万一碰到北极熊,必须把所有装备卸下来,全部的人靠在一起,把滑雪板举起来,要让北极熊觉得你比牠还要高、还要壮;然后大声敲击、发出怒吼。教官说北极熊通常很胆小,只要发出很大的声音,百分之九十的北极熊都会被吓走。

但我们在意的是那百分之十。教官说,北极熊一跳大概是七、八公尺远,所以你必须保持在十公尺外,如果第一招没用,赶紧要有第二个动作,就是枪。瞄準北极熊脚前的雪地开枪,枪声很大,会把剩下的百分之九吓走。那还有百分之一呢?教官说百分之一是没救了。只要北极熊离你不到十公尺,牠一跳过来,就会把你咬死。一队有三个人,可能会有一个人牺牲,另外两个人赶快逃走,或直接枪杀那只熊。

当时我问陈彦博会不会开枪。他说:「我宁愿被吃掉,也绝对不会枪杀北极熊。」我说:「少来,到时候你就对着牠打了。」

但此时此刻这几个人缩在帐篷里,教官只教过我们行进时遇到北极熊的应对方法,没有教睡觉时北极熊闯进来该怎幺办。不管三七二十一了,一起对着北极熊「啊!」地大吼一声。那熊被吓得跳了起来,头撞上帐篷,把帐篷整个掀了起来。

即使如此,牠还是没被吓跑,反而转过头来咬住锅子才跑走。北极熊一走,瞬间四周变得好安静,还没庆幸是否安全了,马上想到锅子被咬走,那之后怎幺煮东西?所有装备都只有一个,要是因为少了锅子而放弃比赛,不是很瞎吗。结果那时不知道谁又大喊了一声,没想到北极熊锅子一扔,跑得更远了。

接下来三个小时,没人敢离开帐棚,一直听着外面呼呼的风声,吓得跟什幺一样。林义杰一直叫陈彦博出去,说他最年轻、跑得最快,陈彦博当然死都不要;几个人在那边推来推去,北极熊早就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。

那晚真的很可怕。但也做错了一件事,就是把枪丢在外面。坦白说,就算枪在帐篷里,也没人敢真的拿枪射杀北极熊,搞不好还会轰上国际新闻。幸好后来的路途上,没再遇到北极熊了。

摘自《青春:献给他们的情书》

我在北极,遇见北极熊......

当前阅读:我在北极,遇见北极熊......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热点资讯

时尚图库

猜你喜欢

历史资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