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V水生活 >我大概见不到你了,再见。对不起! >

我大概见不到你了,再见。对不起!

2020-07-10 17:39

我大概见不到你了,再见。对不起!

老妈买了一支手机给我,第一步算是完成了。我从法兰克那里拿到莱诺斯的手机号码,第二步也完成了。现在我只需要打电话给他就行了。

我输入他的手机号码,盯着萤幕好一会儿。我试着想像自己要怎幺开始对话,还(听从莎拉医生的建议)写下一些自己可能会用上的字彙。想像正面的情节。

但我还是没办法让自己打电话给他,因此我改传简讯。

嗨,莱诺斯。我是奥黛丽,法兰克的妹妹。我需要拍纪录片。你说过你愿意接受

访问,还算数吗?我们可以见面吗?谢谢,奥黛丽。

我以为他不会回覆,或是至少要等很久;没想到手机立刻嗡嗡作响,他回应了:好啊。什幺时候?

我没想到这一点。什幺时候?

明天?你想来我家吗?早上十一点?

我按下发送按键,这一次等了一会儿才收到他的回覆:

不,约在星巴克见面好了。

一阵惊慌像白热的火流窜我的身体。星巴克?他疯了吗?接着,第二封简讯过来了:反正,妳得到那里去,对吧?那不是妳的计画吗?

可是......可是......可是......星巴克?

明天?

我的手指颤抖了,我的皮肤热呼呼的。我练习吸气数到四,再吐气数到七,同时试着把心思导向莎拉医生。她会给我什幺建议?她会说什幺?

我知道她会说什幺。她已经说过了,我现在就可以听见她在我脑袋里的声音:现在是往前跨一大步的时候了。

奥黛丽,妳需要挑战自己。

妳要尝试之后才会知道结果。

我相信妳做的到。

我一直盯着手机萤幕,然后在自己改变心意之前,回覆了简讯。

好。到时见。


我现在明白老人的感受了。

好啦,我不明白全身皮肤皱巴巴,以及头髮变花白是什幺滋味;但是我的确知道走在路上,以不确定的脚步缓慢前进时是什幺感觉,同时还得皱着眉闪避来往的人、听到喇叭鸣声就畏缩。感觉上,所有一切事物都进行得太快了。

老爸和老妈带菲利斯出门看某个园艺展览,他们在最后一刻拖着法兰克一起去,因此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在进行这件事。我没办法面对告诉他们整件事的后果、老妈的大惊小怪以及有的没的唠叨。我等到他们全离开之后,拿了钥匙、钱包和摄影机,离开家门。

我上次做这件事是在......不知道。太久了。

如果大步走的话,从我家走路到星巴克要二十分钟的路程。我没有迈着大步走,但也没有停下来。我要到那里去,我设法把一只脚移到另一只脚前面。左脚、右脚。左脚、右脚。

我戴上墨镜、两只手扠在连帽T恤的口袋里,还把帽兜拉起来做额外的保护。我自始至终都不曾把眼光从人行道上移开,不过这没啥关係,反正大多数人走路的时候也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等我来到镇中心的时候,人潮变多了,商店前面的步道明亮嘈杂。我每走一步,就升起一股新念头想要逃跑;但我没那幺做,而是继续前进。我告诉自己,这就像爬山一样;你的身体不想要这幺做,但你还是做了。

终于,我走到了星巴克。当我走近那熟悉的外观时,我感到有些虚脱,同时也有点飘飘然。我到这里了。我到这里了!

我推开门,莱诺斯就在那里—他坐在靠近门口的一张桌子旁。他穿着一件灰T恤,在我来得及阻止自己之前,就已经注意到他看起来很帅—倒不是说我希望跟他约会啦。我的意思是,很显然地我们并没在约会......


莱诺斯看见我的时候,整张脸变得明亮,他从椅子上跳起来。

「妳来了!」

「对。」

「我本来以为妳不会来的。」

「我也这幺想。」我承认说道。

「但妳做到了!妳已经康复了!」

他的热诚很有感染力,让我也开心地露出笑容。

「要不要喝咖啡?」

「好!」我用自信、什幺都好的声音回答:「太棒了!」

当我们加入排队的行列时,我感觉有点嗨。喇叭传出来的音乐有点太大声,我们周边的谈话声撞击我的耳膜,让我忍不住皱眉;但我决定要顺从,而不是抗拒。就像参加摇滚演唱会一样,你的神经被噪音接管,也只能投降了。(没错,我知道多数人不会把在星巴克聊天的低音量跟摇滚演唱会相比。我想说的是:试试住在我的脑袋里一会儿。)

我可以感觉到心跳加速,是因为声音、人群,还是因为我跟一位很帅的男在一起呢?

我告诉莱诺斯由我请客,因为这是我的纪录片,我是製作人。他说没问题,下一回换他请客。然后我们拿了杯子,回到我们的桌子去。我的心仍然撞击得很厉害,不过我正在兴高采烈的当头:看着我!我在星巴克里面耶!一切都正常了!

我的意思是,没错,我仍然戴着墨镜。我也没办法注视别人,摆在大腿上的双手仍然怪异地扭结在一起;但是我在这里,这就是重点。

我觉得一种......感觉涌上来。一种强烈又温暖的感觉,就跟你把手臂环绕着某个人身体,用力挤压的感觉是一样的。

我们喝着饮料,彼此微笑着。各种思绪在我脑袋里竞速跑着,像是我办到了!我在星巴克里面了!向前冲啊!等疯狂想法;但也有其他古怪的想法随意跳出来,像是每一个人都在看着我,以及我讨厌自己。接着冒出我希望自己待在家里的想法就更奇怪了,我才不希望自己在家呢。我跟莱诺斯在外面耶!在星巴克里面耶!

「妳在纪录片里想问我什幺问题?」他说。

「噢,我不知道。就一些事吧。」

「这是妳治疗的一部分?」

「对,有一点。」

「但是妳还需要治疗吗?我的意思是,妳看起来没事啊。」

「嗯,我是没事。这个计画只是......」

「如果妳脱掉墨镜,妳看起来就会像是完全正常的人。妳应该脱掉的。」莱诺斯热切地说道:「妳知道的,做就对了。」

「我会的。」

「但妳不应该等待,妳可以在这里、这时候就做出行动。」

「对,或许吧。」

「我应该帮你吗?」他的手伸过来,我往后退缩。

我的一时之勇正在融化消逝。他的声音听起来带着威吓的味道,像是他正在诘问盘查我一样。

我不知道自己的脑袋怎幺了,事情全变了样。我再喝了一口星冰乐,试着放鬆下来,但我真正想做的是抓起餐巾,撕成一小片一小片。

我四周的声音愈来愈大声,也愈来愈吓人。

柜台那边,某个人正在抱怨一杯冷咖啡的事情,我发现自己转过去听着这段争论中的一方声音。

「抱怨三次了......我不要免费的咖啡......这样还不够!就是还不够好!」

那愤恨的声音像是我脑袋里的凿子,让我畏缩起来、闭上眼睛、想要逃出去。

我开始惊慌了,我的胸部剧烈起伏着。我不能待在这里。我做不到。此刻更暗黑的思绪围绕着我的脑袋,要把我往下拖溺。我根本就该躲起来的,我不应该存在。反正,我这个人有什幺意义呢?

「奥黛丽?」莱诺斯用手在我眼前挥了一挥,这动作让我身体更往后缩。「奥黛丽?」

「对不起。」我吞了吞口水,把椅子推回去。我得离开这里。

「什幺?」莱诺斯瞪着我,一脸困惑。

「我不能待在这里了。」

「为什幺?」

「这里......太吵了,太多东西。」我把双手遮住耳朵,说着:「对不起,真的很对不起......」

我走到了门口,推开门,踏出去时感觉到一丝放鬆。但此时我还是不安全,而且还没回到家。

「妳很好啊,」莱诺斯跟着我走出来。他的声音听起来几乎有些生气。「妳现在人好好的啊!我们刚才还在聊天说笑......」

「我知道。」

「到底是怎幺了?」

「没事,」我绝望地说着:「不知道。这根本就没道理。」

「那幺,就告诉妳自己要振作起来。妳知道的,用意志力。」

「我试过了。」愤怒的泪水涌上我的眼里。「你难道不知道我已经试过了吗?」

我的头此刻旋转着一大团压力的讯号。我必须离开了,现在。我从没挥手拦过计程车,但这一次我连犹豫都没有,伸手出去,一辆黑色计程车缓慢地前进。我一坐进车里,泪水挤满了眼眶。没有任何人看得见。

「对不起。」我对莱诺斯说,声音有些浊。「我是诚心的。我想,我们应该忘了纪录片和一切的事情。我猜,我大概见不到你了。再见。对不起,对不起。」

摘自《奥黛丽的青春狂喜剧》

Photo:Helen.Yang, CC Licensed.

数位编辑整理:曾琳之

当前阅读:我大概见不到你了,再见。对不起!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热点资讯

时尚图库

猜你喜欢

历史资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