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F漾生活 >记「黑书众」2019──出版之必要 >

记「黑书众」2019──出版之必要

2020-08-06 02:03

记「黑书众」2019──出版之必要

(左至右)《场景报告——台北篇》、《闯》和《Bergerak Bersama: Propagila’s gigs posters for Bergerak Bersama 2010–2019》。(忤尚摄)


甫进入「黑书众」会场便能迎头遇上来自印尼的艺术家兼音乐人Gilang Propag,正摆卖各式各样和峇里岛庞克摇滚音乐节「Bergerak Bersama」有关的刊物、相片集和印有海报的T-恤。其海报设计大胆鲜明,甚具野兽派色彩,描勒出当地所面对的各种发展问题,并反映出该音乐节关注峇里岛旅游业发展所带来的环境及民生问题、反对过度发展的主调。会场四周亦展出不少回应类似问题的刊物和製作,包括「7个你应该抵制平昌冬季奥运会的原因」单张、香港影行者发行的菜园村纪录片《铁怒沿线》以及中国独立刊物《闯》等。


但「黑书众」的最终重点,始终是这些大叙事里的小人物,和一众创作者的个人内心世界;来自武汉的邪典漫画《雉尾剧场》便是一例。其以「猎奇」式的手法叙事,糅合了家乡元素和作者内心对世界和诘问。以其中一篇名为〈凝月岩记〉的短漫为例:曾杀死自己好友的黑帮大佬到「仙子洞天」里求道,并渴望赎罪,而「凝月岩牌」火柴盒的背面就是一把钥匙,每当划火柴就会回到过去。主角反覆地经历着死亡,堕入时间轮迴。作者将有关「因果」的狂想曲寄存于日常所观察的人物中,包括在日墟上所见过「无所事事的小混混,或许是平和的大叔,或许又是那位丢了自行车的爸爸」,还有以该地区名或名胜为商标的火柴厂。各种养分交汇聚积成一种难以名状的风格,既市井又超现实。


印尼艺术家Kanosena所展示的十字折「口袋小誌」(pocket zine)合集「FATAL 5.WAY」亦是一例,一盒五本,包括《No Bad Days》、《Micro Cosmos Mandala Of Eternal Imperfection》等,以五位艺术家/平面设计师的涂鸦及拼贴艺术为主,并无明显信息指向,全凭观赏者解读,感觉在看黄金罗盘。在摊位前翻阅的时候,Kanosena高兴地给我看他画的王菲,我笑问,「那你一定去过重庆大厦了?」他不好意思的搔搔头,说自己确实就住在那一带。


除了创作,还有纪录──一场没有赞助但免费入场的「gig」要怎样办?来自中国、香港、东京及沖绳的乐队在2017年举办「愁城闹事:生产线上的噪音、王八蛋的流水席」,探索以庞克音乐抵抗资本主义的模式。小誌《场景报告》就是这段「闹事」的纪录,揭示筹备过程中不同範畴的考量,包括演出场地选址(最后定在仓库)、无酬演出下各参与单位的沟通模式、「剥洋葱」式的宣传方式、于当日出售以筹集资金的周边和酒食等,为日后的另类演出筹划提供了参考。



「FATAL 5.WAY」口袋小誌合集,包括《No Bad Days》(Dapott绘)、《Micro Cosmos Mandala Of Eternal Imperfection》(Dede Cipon绘)、《Lovely Lovely Pain》(Doni Singadikrama绘)、《Ars Longa Vitalia Sesha》(Kanosena绘)及《Graphics 01》(Reza Kutjh绘)。(忤尚摄)


不过,小誌文化不应被笼统地视为只有一种流向的整体。有趣的是,文化层之间的冲突,就像一个无限分裂的细胞──庞克文化与主流文化对峙,而庞克文化或反文化(counterculture)本身对某些群体来说,又可能是另一种主流文化;这种现象亦体现于小誌的出现。一如去年电影《Shirkers》里所描述的,其时庞克摇滚席捲1970年代新加坡,名为《BigO》的地下杂誌成立,成为当时新加坡庞克文化界大佬。导演Sandi Tan和好友因不满其「兄弟会」的运作方式,另立小誌《The Exploding Cat》,使用国立图书馆里的複印机印刷,一页又一页,只因为一个再单纯不过的动机──「去记录所有让我们愤怒或快乐的事情」(”to catalog everything that angered us, that made us laugh”)。


有关小誌的历史许早已为人熟知,只是我们必须反覆记认其发展轨迹──每当世界各地的某群体感到不再容于某一社群的时候、而心中又有炙热的想法在贲张,就总会不约而同地诉诸这种低成本、强调文化自由的印刷物──以提醒自己,小誌归根究底是一种本能的反应、思想的宣告。在我看来,小誌文化中,除物料以外,创作者就是创作本身的唯一条件,创作物所包含的信息几乎不受出版社、预期的社会迴响、行情等外力形塑。发展至今,小誌的最终定义只有一条──如果创作者认为它是,它就是。


这一切之所以诞生,是因为有一句老话是这样说的:「如果你不去讲自己的故事,别人就会来当你的口舌」(If you don’t tell your story, someone else will)。「黑书众」重新肯定了人在表达上之必要、愤怒之必要、自由之必要、期望某天能得到回应之必要、抵御被扭曲之必要、抵抗被收编之必要,也在补缀历史,肯定了「伟大」并非人所唯一景仰的存在方式。


____________

[1]如欲了解更多,可参考亚洲艺术文献库刊物《艺文》中的一篇推介馆藏〈半自主小誌︰走在独立出版的边缘与外围〉。

[2]Punk fanzine

当前阅读:记「黑书众」2019──出版之必要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热点资讯

时尚图库

猜你喜欢

历史资讯: